江海逆流268章馬界生的出現下午多一更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8-05

江海逆流 268 章 馬界生的出現 (下午多一更)

这匹栗色马,拥有高大的身躯,常常的頚项,柔顺美丽的栗色毛,和飘逸的尾巴,所有的师生都被他的雄壮,力大无穷吓着,星海星和杜克风站了出来说:「所有的学生,全部闪开。」

星海星和杜克风,同时对着这匹栗色马击出两拳,没想到栗色马往上飞跃,轻易的闪过两位院长的攻势,其他的院长也马上加入捕捉的行列,想把这匹看似野马的栗色马驯服。

但是没用,这匹栗色马,矫健勃发,威猛的力道,把所有的攻击全部化解,范仲更看到,要所有的院长退后,他召换出自己的黄牛武魂,对着栗色马展开快速的攻击,但是栗色马的功力显然更胜范仲更的苍苍黄牛,很快的黄牛被逼的节节后退,所有的院长全部从后面输送真气帮范仲更顶着,栗色马力大无穷,毫不退缩的用马头冲撞黄牛的牛角。

蓝天这时候正牵着风铃走在田埂路上,风铃说:「春天是插秧的季节,苏平爷爷现在应该很忙才对。」

蓝天说:「下回我要在净空森林我们的房间下方种植稻米,妳最好乖乖的在家做个庄稼妇女,不要打扮的这么妖艳在大庭广众下露脸。」

风铃〝嗳哟〞一声说:「你很烦唉!我也不过今天上了一点淡妆,你就碎碎念,在地球这可是基本礼仪,就像穿丝袜一样,是种尊重,懂吗?」

蓝天不理她的抱怨,自顾自的说:「这些我都不懂,我只要懂我懂得事情,现在我们要赶快去找小奥,妳还有什么东西要回宿舍拿的?」

风铃说:「就只有我们的衣物,刚才忘记一起带出来,我现在也好担心小奥,我们不要散步了。」

蓝天说:「那我们用瞬间传送转移回宿舍。」

蓝天才抱起风铃,耳边就听到异样声,他停顿了一下,风铃蹙眉问说:「你怎么了?」

蓝天和风铃为了避开大家,他们是往另外一个方向行走,这直径的距离差很大,本来他们是决定马上离开,但蓝天想要牵着风铃走在田埂路上散步,让她体会踏着彩霞,迎接落日余晖的恋爱滋味,才会多停留这几分钟。

蓝天说:「见浊平原靠近学院的地方有奇怪的武力攻击声,和动物的叫声,我们先过去看看。」

蓝天改变方向,瞬间传送到见浊学院附近,他刚好在上空看到,范仲更和所有的院长们,正齐力的对付一匹强悍霸气的栗色马,蓝天衣袂翩然的快速从天而降,他就站在牛和马的中央。

蓝天单手对着马首,让范仲更有喘息的机会,范仲更看到蓝天的出现,马上招回自己的黄牛武魂,然后直接跌坐地上,气喘吁吁的上气接不着下气,所有的院长也是瘫软着身子,他们看到蓝天就像看到救世主,都同时松了一口气,全部跌坐在地上各自调息。

栗色的马,马头被蓝天禁箍住,它随即扬起有力的前蹄,踢向蓝天,蓝天身影三百六十度的回转,对着马前蹄至少连续十腿的回旋踢,高大栗色的马顿时前蹄无力,趴倒在地上,后腿勉强撑着要站起,最终还是无力的四腿全部跪了下去,其实蓝天只用三成力,他认为栗色马看起来并无恶意,除非知道原委,不然他并不想直接判它死刑。

栗色的马睁着漂亮无辜的眼神,望着蓝天怯弱不安的问说:「你是谁?」

所有的人听到马说话,都吓出一身冷汗,尤其是吴天明大喊着:「现在是大白天,难不成鬼就出现了吗?」

蓝天单刀直入的问说:「你不能现出人形吗?」

栗色的马说:「我被禁箍,你是我见过的人类当中,最有力量的人,也只有这种力量才有办法帮我解除,请帮忙救我一命。」

蓝天只好牵起风铃的手说:「你现在有没有办法跟我走?」

栗色的马说:「我刚才被你的腿踢中下腹部,受伤很重,你带着我走吧!」

蓝天不喜欢废话,他看着院长们都没有人受伤,便对大家说:「请大家各自回去吧!」然后拉上风铃做到马背上,瞬间不见。

在场只有范仲更知道蓝天跟栗色马对话的意思,但他也知道这不是他该说的事,等他们有能力到达生死得失界就会知道。

蓝天把栗色马带到见浊山脚下,用力对着马腹部拍了一下,传输了一些能量给栗色的马,然后对着风铃说:「上次天家的药材,有没有带在身上?」

风铃赶快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蓝天,蓝天倒出两粒的药丸送入马嘴内。

过了约一刻钟,栗色的马又开始说话:「我叫马界生,请问尊姓大名?」

蓝天简单明了的回说:「蓝天。」

马界生说:「你已经知道我是在生死得失界的第二槛,我是可以化身人形,但我被一位朋友所害,她在我的身上布下十道的封印,我本来是动弹不得,但是因为我的内力雄厚,经过二十年的修养生息,我摆脱了五道禁箍,刚才是我要摆脱第六道禁箍时,冲击到天池穴,身心控制不住,才会从藏匿的地方冲撞出来,我并无意伤人,对不起惊扰到大家。」

蓝天问说:「你的朋友为什么要害你?」

马界生说:「这位朋友是我的女朋友,她从小就是骑着我驰骋在大漠的草原上,我为了她拼命苦修,甚至用最极端的方式,磨练自己,她是天龙帝国的人,他们自有一套修行方式,她很轻松的突破空界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卡在无华界,就是跨不到生死得失界。」

可能是伤势还未完全恢复,马界生突然停了下来,美丽的双眼看向遥远的天际,蓝天和风铃耐心的等着他。

马界生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说:「有一天她对我说极北之地,有一种动物叫做阴阳蝎,服用之后就可以轻易到达生死得失界,我毫不犹豫的跑到极北之地,帮她寻找阴阳蝎,经过五年的等待,我终于等到阴阳蝎冬眠结束出来换壳,我高兴的抓住阴阳蝎回到天龙帝国见我的女朋友,她却对我说她想要到大陆来服用修炼,不想让天龙帝国的人知道,我当然无所谓,我爱的人说什么我就做什么,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。」

马界生这次又停顿下来,而且是沉思良久,蓝天和风铃才恍然大悟,原来他只是很不甘愿,回忆这段往事又让他经历一次背叛的苦痛。

马界生内心经过一番沉淀后才又接着说:「我们到达见浊城找到一处四周丘陵中间盆地的地方,我催促她赶快服用,她却在我不注意的时候,对我下毒,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,她笑着说她要和她的爱人共享那只阴阳蝎,然后从丘陵中走出一位男子,他们就在我的身上布下十道封印。」

蓝天反问:「她为什么不直接杀你?」

马界生说:「他们杀不死我的,我的功力内力都比他们雄厚,我是天马种里的带头马,尤其我又是生死得失界,除非像你一样的功力,他们奈何不了我,所以只能对我下封印。」

蓝天问:「她叫什么名字?」马界生低声回说:「胡珍。」

蓝天又问:「我要如何帮你?」

马界生说:「我现在还有四个封印未解,以你的功力,只要在这四个穴位运功拍打,就可以帮我解开。」

水晶球在蓝天的身体里突然发出声音说:「主人,你可以帮他,在以后的未来,他可以召换群马的力量帮助星球的危难。」

宝宝健脾的食物菜谱
口腔科
长沙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