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炼br今冬特别的冷节能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10-26

原创.曾炼

今冬特别的冷,虽半月以来一直没有下雨。多年没见到飞舞的白雪,其实南方本来几乎就不下雪。隐约记得很久以前,大概1996年的时候下过一次雪,那时久违的雪花把大地山川装点得银装素裹,田野河流,站在楼上阳台看见楼下的水杉披挂着节日的盛装,儿童、少年尽情嬉耍……仿佛也没现在这气候严寒凛冽。

雪琳一直想驾车去旅行,这些年来却一直未成愿,常自嘲自己是在地图上旅行。那年春天雪琳去了趟南方小镇,邂逅了南国的冬天,觉得自己像天空的雁影,又觉得什么都不是。背着背包走在远方的小镇,住宿了一周时间。异族风情的少女和古朴简单的风貌,雪琳用相机拍下了很多景象。

高中时雪琳想长大了去当一名老师,去偏远的山村支教。为何有这样的想法,自己也说不清楚。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当老师简单,那种工作氛围单纯,不复杂。可是自己也知道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想象而已。自己心中一直喜欢一句话“山一样雄浑,水一样柔美。”看似普通的一句话,仿佛是凡间红尘痴男纯女的赞美诗,雪琳却认为用在出家人弘一法师和印光法师身上最恰当不过了,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?

昨天和春去离县城三十里外的农家乐玩耍住了一宿,春还是那么的开心随和,像朵快乐的雪花。春的开朗和快乐像她的名字一样,沾染着春天的气息。每次与春在一起,彼此都很开心,但回去后常忘记给春主动打,所以常常被春责备。春常叫雪琳给她买点小零食,雪琳也不介意,但好像从未主动买过。倒是情人节那天收到了春送来的十一个巧克力和十一朵玫瑰花,而雪琳一点反应都没有。也许从未在意过别人;也许他觉得现实中这是虚伪的装饰;也许他并未认同自己与春的关系。

还是好友季敏说的对,雪琳是坠入凡尘的一粒沙,一粒自寻烦恼的沙。我们每天打牌喝酒,哪有时间像他一样自寻烦恼。一直没把喝酒打牌学会,这是雪琳心头的遗憾。

坐在沙发上雪琳想起了萍,想起这些年来生意上的合作,虽争执过、甚至吵过。女神形象的倒塌,深深砸在心中,像花湖湾中摇晃的碎痕……

“唉!合作久了,是这样的结果。”雪琳想到了花湖湾,想到了凤栖亭。那些年萍与他为了帮助民熟悉该工具奔波在生意场上,难免夜宿外面。萍是坚强的女人,从白手到现在,雪琳的祝福胜过责怪,两年前在无声中分手,大家也很自然,没有挽留。从一开始雪琳猜想萍的老公是隐约知道的,只是因为他在家过得比较颓废,一直被萍压着。萍也无数次地给雪琳吐露,年轻时候不懂爱情,糊里糊涂地嫁给了现在的老公大兴。父母一直看不起大兴,大兴虽名字响亮,其实个头较矮小,关键又没啥能力。大兴一直在工厂后勤科当保管员,家里大小事情全靠萍支撑着。雪琳知道萍心中有难言之隐,所以从未问萍当年为何嫁给了大兴……并且雪琳与萍后来对大兴的顾忌担忧,全部抛之云外。

花湖湾在脑海中的印象深刻难忘,雪琳和春一直没去过。雪琳也从未向春提及过花湖湾和凤栖亭。他喜欢那儿,觉得那儿有北国风光、有提高服务质量富士山的神韵。那湖畔有一片像白桦林的地方,像童年河边葱郁的青木林,每次还可以和萍漫步感受下恋人的浪漫;偶尔也会在这宾馆的KTV和萍放声高歌,萍喜欢听雪琳唱的《挪威的森林》和《恋曲1990》。

第一次和萍是那天偶然住宿了这山塆的宾馆。因为陪远方的客人共聚晚餐,喝了点微醉的红酒,萍关心雪琳不要开车……开始雪琳甚至想和衣而睡,像影视片中不近女色的志士,萍也努力矜持着……那时的萍让雪琳充满了幻想,花湖湾边的古榕见证了晚来朝去的身影。时间久了,有时萍会对雪琳说道:“要不换个地方。”她觉得经常来这儿,吧台的服务员都把他们认熟了。雪琳却不这样认为,在他心中,萍是美的,他觉得最好的宾馆在这儿,他喜欢这儿清幽的环境,他甚至觉得萍优雅的姿态才与这儿的景致般配。

春与萍之间,雪琳也找不出春有什么没萍好的地方,甚至很多时候觉得春更有亲和力,更简单一些。像四处的青山,虽没有富士山的雄健,但更能让人随意地攀越,而站在富士山前的水域,只能仰视、只能笑闻樱花的芳茗。雪琳觉得人生好笑,像工作一样,老板愈是骂你,说明你越被重用;甚至父母对待子女也是这样的;但雪琳苦恼咋这男女之欢也是如此哦!

过完年后雪琳准备辞去工作,从经理岗位上下来,把以前的旧车卖了,买个中等的越野车去西部看看。虽然以前承诺过春,但不打算叫春同去,西部有雪琳心中的梦想,那儿有五朵梅的歌声、有高原的粗犷……

共 17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语言清幽,浪漫,徐徐道来的雪琳与春、与萍、与梅……的故事,让读者化在了小说里。意境就象这小说的名字“花湖湾·凤栖亭”一样,让人有醉醉的感觉。赞。【 云台文经】

先声药业登陆港股
2020大健康产业(重庆)博览会开幕,荣邀太极集团等品牌工业共襄盛会
武威看白癜风的医院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