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做完家中事节能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10-25

女人做完家中事,掸去身上的尘土,掏出瓜籽,斜倚门框,边吐莲花,边眺望远方。

女人结婚已多年,却没生养下一男半女,不是女人不能生养,实则女人不想生养,女人都刮了几回伢了,为这,婆婆都跟女人吵了几回呃。婆婆指着女人的鼻子,恨声道,个鸡母,连个蛋都怕生,有个么用?

女人听了,双手叉腰,柳叶眉竖起,尖声叫道,个穷死烂窟眼的位置,叫我伢儿也象我样死穷?你狠得下心,我可狠不下这个心来。

婆婆争执了几回,见没得么效果,婆婆就不再争了。每天吃过饭后,端条板凳,坐在屋檐,看着别家的孙伢子,显出了一脸的火热。婆婆终是受不得这等煎熬,三年不到,一命呜呼了。咽气前,口中仍在不停地念叨,孙子,孙子……

男人跪在婆婆的床榻前,低垂着头,泪如雨下,口中只道,儿子没用,儿子没用。

女人站在一边,也不恼恨,反显出一脸的惬意。

女人也是这个村子里的,娘家离男人家也不远,相预计年节电170万度。隔也就二三十家。

女人和男人是光屁股长到大的玩伴。每回男人同村子里的伢们在村后石桥上玩耍,女人见了,总要跑去参与,捉迷藏,过家家,不亦乐乎。

后来,两人长大了,上学了,男人牵了女人的手,一起走过石桥去上学;夕阳西下,男人又牵了女人的手,一起走过石桥各自回家吃饭,睡觉。 初中毕业,女人因家道凄凉,难以负担,终是回村炼了红心;男人也因家贫,步了女人后尘,也将自己的百十来斤交付了广阔天地。两人从此双宿双飞,关系愈加的亲密。

有回农闲,女人约了男人去了趟街上。

女人见了街景,口中啧啧声不断,且还一个劲地感慨:这才叫脱了场人身。

回去多日,女人都还在念念叨叨,人也象痴魔了一般。

后来,队里要上街上挑粪,别个听了嫌臭,女人竟叫了男人去了队长家。

十多日回家,女人别的没学会,只学会了磕瓜子。

女人想吃瓜籽,就要掏钱去买,女人兜里又没得,女人一时蔫头耷脑。

男人见了,问明了,男人二话没说,牵了女人的手就朝家中跑。

女人见了男人家屋檐下的南瓜籽,女人动情地啄了口男人。

男人见了女人那贪婪样,男人好奇地问,有肉鱼好吃?

女人嗤笑一声,点着男人的额头,这才道出了实情:街上人都这样。

女人大了,要出嫁了,新郎自然是男人。

新婚之夜,女人一本正经,约法三章:一、不喂鸡鸭猪狗;二、单家独过;三、不生小伢……

男人问,有了呢?

女人答,刮掉。

男人听了,愣愣地看了女人好半天,心里有了一丝不自然。

从此,男人与女人亲亲热热过日子,可男人的内心深处,总有一缕阴云飘过来飘过去。

八三年的某一天,村子里来了辆面包车,车上下来几个人,大声吆喝,招工,招工。

村人见了,嘻嘻哈哈,指指点点,却就是没得哪个上前搭言。

男人这时牵牛回家,男人见了,站下看了会热闹,吆喝着牛,回家去了。

饭桌上,男人当趣闻告诉了女人。

女人听了,推开碗筷,站起身,埋怨道,不早说。转身跑出屋去了。

男人见了,也没在意,笑笑,埋头继续吃饭。 过不一会儿,女人笑妍如花地回来了,也不停留,急风似火地进房去了。不大会儿功夫,手提布袋出来了。男人惊问,搞么家?

女人头都不回道,打工。

等男人安顿好一切赶来,已没了那辆车。

还在一边说笑的人们告诉男人,村子里就去了女人一人。

男人从此在家孤熬日月,心中时时刻刻牵挂着远方的女人。

女人一去三年,音讯全无。男人有心去寻找,无奈不知地址,也就作罢了。

从此,男人每天出工收工,总要在村头停上一停,看上一看,期望有奇迹出现。

可那奇迹,却总也不见出现。男人也不气馁,总在耐心等待。

这一日,男人吃过早饭,出门看了眼,又返身戴上斗笠,披上蓑衣,赶上自家老牛下地去了。 走到村口,男人又停了下来,眼巴巴看着村路,路前一片雾朦,随么家都看不见,只在村头的路边看到辆两头翘的车子,男人叹了口气,赶着牛,继续朝前走去。

老远,男人就见石桥中央站着一个人,男人一见,大喜,赶牛的劲头更足了。

来到桥头,男人边走边高叫,你,你,你……,哽咽声淹没了底下的话语。

桥上人听闻,缓缓转过身来,那一袭风衣,勾勒出那人风姿,犹如画中人。

女人抬手理顺凌乱的头发,柔声言说,接你。 男人到得近前,惊问,哪里?

女人答,远方!

男人摇摇头,道,不去!

女人瞪大杏眼,惊问,深圳嘞!

男人不再做声,驱赶着老牛,走过女人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女人转身,望着远去的男人,张了张嘴,一屁股坐在了桥上,也不担心雨水湿了裤子,浸了屁股,脱去皮鞋,放在桥面,仰面朝天,左手抓住滑落的风帽,微闭双目,似在看着远方。

共 175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爱嗑瓜子的女人和男人从小一块长大,牵着手上学,牵着手放学,经过石桥各回各家。女人没 有钱买瓜子了,男人用南瓜子给女人解馋,两人的日子到也过的恩爱幸福。村子里来了一辆面包车,是来招工的,牵着耕牛回家的男人站着看了会,并没有在意,回家把这是告诉了女人,女人收拾好包裹,欢心雀跃地跟着车走了。男人想去找女人,但又不知道地址,每日经过桥头都会翘首企盼,希望女人能早点回来。三年过去了,男人终于盼回来了女人,女人却要男人一起去深圳,男人摇摇头牵着耕牛默默走了。女人无限仓库交货失落,坐在桥头静静地望着远方。文章在没有结局中结局,给人留下了思考的空间,面对爱情和前途两难的选择,我们又该何去何从,这也正是现实生活中人们最常见的困惑,唯愿红尘中的男女情长在,爱不老。感谢赐稿,倾情推荐,祝创作愉快!【:月光】

1楼文友: 11:44:10 文章在没有结局中结局,给人留下了思考的空间,面对爱情和前途两难的选择,我们又该何去何从,这也正是现实生活中人们最常见的困惑,唯愿红尘中的男女情长在,爱不老。感谢赐稿,祝创作愉快!

回复1楼文友: 19:20:0 谢谢精彩点评!问好了!

2楼文友: 11:45:10 文章在没有结局中结局,给人留下了思考的空间,面对爱情和前途两难的选择,我们又该何去何从,这也正是现实生活中人们最常见的困惑,唯愿红尘中的男女情长在,爱不老。感谢赐稿,祝创作愉快!

回复2楼文友: 19:20:28 问好,谢谢了!

小孩厌食积食怎么办
乌鲁木齐白癜风医院排名
小儿厌食颗粒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